神树,圣浪—那道最美的风景 - 黑龙江旅游网
相关文章
热点关注
栏目列表
  • 您的位置:主页>游闻趣事>
  • 神树,圣浪—那道最美的风景

    来源:作者:本站 打印本页

    当年, 我和画家明成同在兴安岭下铁骊县里的建设兵团独立二团当电影放映员, 我们是知青。 一到下午, 我们每每坐上牛车, 拉上放映机到生产连队放电影。 一个初夏的傍晚, 牛车“咿哑咿哑”地牛行在铁路南边的山梁上, 骤雨疾过, 断虹乍现, 那车背后的马鞍山, 隐约在夏雨濛潼的山雾中, 云岭交迭, 苍翠欲滴, 正是一幅泼墨国画。 把这意思对明成说了, 明成笑笑说, 你回头看看, 我说是一幅油画。 我转回头来, 果然西南旷野, 云破日出, 晚霞初唱, 点点金光撒现在欲晴欲雨的田亩之中, 这不正是俄国画家列宾笔触下的农庄晚祷? 只是此时此地, 听不见那召唤教众的钟声。

    山梁下边的这条铁路, 就是翻越小兴安岭的绥佳线。 她西起黑龙江省中部的交通枢钮绥化市, 东至松花江边的重镇佳木斯市。 在绥化,可以接上滨北线去省会哈尔滨, 或者去北边的北安, 黑河; 在佳木斯则有兵团司令部, 也就是原来的东北农垦总局。 作为知青, 我们经常在这条铁路上旅行。 刚下乡时多是想家逃票回哈尔滨; 后来则常常坐火车出差办事去佳木斯或者更远。

    坐这趟车, 车厢里经常播送一些革命歌曲, 最喜欢听而又最应景的, 应当是郭颂的“走上这高高的兴安岭”。 虽然那歌唱的是大兴安岭, 我们是在小兴安岭; 但我们不在乎, 我们只在乎兴安岭。大兴安岭,小兴安岭,还有被俄国人侵占的外兴安岭,那么原始,那么传奇。

    如果坐的是快车, 山中小站会一个个从车窗外滑过, 桃山, 朗乡, 带岭, 南岔。 到了南岔, 有火车北上, 去那美丽的森林城市伊春。 穿过林木环绕的伊春, 还可以到达黑龙江边的重镇嘉荫, 那里有建设兵团的另一个农场, 独立一团。独立一团有全兵团最漂亮的女生, 所有去过嘉荫的兵团战友都这样说。 怎么会呢? 不都是从五湖四海, 北京上海天津杭州, 当然还有本省各市支边来的学生吗? 难道是黑龙江的江水格外养人, 让靠近江边的女孩子们出落得就是水灵? 直到今天, 我有时还会想, 如果我那时下乡去的是嘉荫…

    南岔, 顾名思义, 当然是铁路往南的岔口。 过了南岔, 列车就开始下行, 在浩良河附近穿出兴安岭, 又跑上一马平川了。 但这里已经是三江平原, 跟铁骊那边的松辽平原已是两个地理概念了。 黑龙江, 松花江, 乌苏里江将在三江平原的东北汇合,而车厢里的郭颂, 也有声有调地改唱乌苏里船歌了。

    南岔前面的大站, 称为带岭。 我很喜欢这个山中小镇的名字。 一条美丽的山岭, 可不跟一条漂亮的衣带似的, 形似, 神似, 轻盈飘逸; 就是那山岭谷地中渗出的淡淡雾霭, 也真跟一条条柔软的腰带似的, 系在美女小兴安岭的腰间。
    上一页12 3 4 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